您所在的位置:漫威首页 > 漫威资讯 > 第16章 诸神的黄昏:众神最后的命运

第16章 诸神的黄昏:众神最后的命运

时间:2020-04-28 15:49:44 | 作者:漫威迷 | 来源:漫威英雄榜 | 浏览:

本文有3724个文字,大小约为17KB,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

1

到现在为止,我给你讲了很多发生在过去的故事——很多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。

现在我将告诉你,以后会发生什么。

我将告诉你,一切将如何结束,一切又将如何再次开始。我接下来要讲的故事,是关于黑暗的日子和隐藏的事件,他们和地球的终结、和众神的末日紧密相关。仔细听好,你会获益良多的。

这是让我们明白末日在即的唯一方式。它发生之时,将不再是神的时代,而是人的时代;它发生之时,所有的神都在熟睡,除了洞察一切的海姆达尔。他将目睹一切的开始,虽然他无力去阻止他所目睹的一切。

一切将始于冬季。

这是一个不一般的冬季。这冬天将来临,将持续,一个冬天将会接着一个冬天。春日不再到来,温暖也无处可寻。人们饥寒交迫,同时也怒不可遏。无论在世界的何处,残酷的战争都在席卷人世。

兄弟相杀。父子互戮。母女彼此背叛。姐妹们在战斗中反目成仇,并冷眼看待她们的子女相残。

这将是残忍当道的年代,是人化身豺狼、将彼此视作猎物的年代,是人和野兽毫无区分的年代。黄昏降临于世,人们居住的地方将成为废墟。它们会被火焰短暂地吞噬,然后以摧枯拉朽之势坍塌成为灰烬。

然后,当还剩下的人活得如野兽一般时,天空中的太阳会消失,就像突然之间被巨狼吞掉一般。月亮也会消失,从此无人能再见星辰。黑暗将弥漫在空气中,就如灰烬,就如雾气。

这就是芬布尔之冬,那诸神黄昏的前奏,那永无尽头的长冬来临之时。

风雪从四方袭来,狂野的寒风严酷寒冷,超越人的想象。那刺骨的寒冷能让你的肺在吸气时因寒气而疼痛,让你的眼泪在眼睛里被冻成冰。最绝望的是,再不会有春天来化解这严寒,没有夏季,没有秋季。只有冬天,一个接一个的冬天,单调地轮换。

在那之后,大地震就来了。山摇地动。树木倒下,人们仅存的栖身之地也被毁掉了。

地震是如此凶猛,所有的锁链和镣铐都将被震碎。

所有的。

巨狼芬尼尔将从镣铐中挣脱。他将张开血盆大口,他的上颚顶到天顶,下颚顶到大地。他吞噬一切、毁灭一切。他的眼睛和鼻子里都喷出熊熊烈火。

巨狼芬尼斯所到之处,毁灭之火也紧随其后。

然后是大洪水。海水上升,冲向大地。致命的米德加德巨蛇耶梦加得,会在震怒中翻滚,兴风作浪,它游得离海岸越来越近,向外喷射着烟雾状的黑色毒液。所有吸入它毒液的海鸟都将难逃一死。

米德加德巨蛇兴风作浪之处,海洋中不再存在任何生命。鱼、鲸、海豹和海怪腐烂的尸体将一波波地被海浪冲上来。

所有见到芬尼尔和米德加德巨蛇这对兄弟、这对洛基之子的人,都难逃一死,无一幸免。

这是一场大终结的开始。被雾笼罩的天空会被劈开,随着孩童尖叫一般的声音,穆斯帕尔之子们从天际降下来。他们紧随巨炎魔苏尔特之后,他握着他的火焰之剑。那把剑的火光异常刺眼,没有凡人能直视它。他们将骑着马跨过彩虹桥比弗罗斯特,随着马蹄踏过,彩虹颤抖,曾经明亮的七彩之色渐渐暗淡成炭灰之色。

绝世的彩虹就此不再。

山崖也会震动着倒入大海。洛基,从地底逃出桎梏的洛基,将成为这艘死亡之船纳吉尔法的掌舵手。这艘船是自古以来最大的一艘:它是由死人的指甲制成的。纳吉尔法在洪水肆虐的大海上航行,它的船员向外看去,只能看到死物,在海面上漂浮的腐烂的死物。

洛基是这艘船的舵手,但船长是赫列姆,冰霜巨人的首领。所有存活的冰霜巨人都跟随巨大又残忍的赫列姆。他们是赫列姆在最后一战中的战士。

海拉的军团组成了洛基的战队。因不堪的死因、令人羞耻的缘故而死的亡灵,会重返人间,这些死尸将横扫大地,誓将一切生灵和心怀爱意的事物摧毁。

巨人们、复活的死尸还有穆斯帕尔之子们,三方将最终聚集在一片被称作维格利德的战场上,也就是暴战旷野。维格利德十分广袤,长宽皆有三百里。巨狼芬尼斯会奔向那里,米德加德的巨蛇也会在洪水肆虐的海中游到维格利德的附近,然后它将勉力翻身上岸——当然,它无法完全上岸,它的头和大概一里多长的蛇身会在岸上。它身体的大部分仍然沉浸在海水之中。

他们会列出战斗的阵型:苏尔特和穆斯帕尔之子们在烈焰中;海拉和洛基的战士们会从地下出现;赫列姆的冰霜巨人军队也会在那儿,他们所站立之处,地上的泥都会凝固成冰。芬尼尔和米德加德的巨蛇也都在其列。那一天,人们所能想象的最可怕的敌人,都会在那儿候战。

海姆达尔会目睹一切的发生。毕竟,他能看见一切,他可是神的守望者。现在,也只有现在,他采取了行动。

海姆达尔会吹响曾属于弥米尔的加拉尔号角,用尽全力。在这号角声中,阿斯加德都在颤抖。也就是那时,所有沉睡的神祇都会苏醒,他们抓起自己趁手的武器。神祇们在世界之树之下、乌尔德之泉旁聚集,他们在这里接受命运女神诸诺恩的祝福和忠告。

奥丁将骑着斯雷普尼尔来到弥米尔的泉边,向弥米尔的头颅询问关于他自己和诸神的对策。弥米尔的头颅会向奥丁低语,告诉他关于未来的事情,就如我现在告诉你一般。

弥米尔向奥丁所言之事将给予众神之父希望,在黑暗中绝处逢生的希望。

而伟大的世界之树,梣树伊格德拉西尔,将会如狂风中的一片孤叶一般摇摆,而阿萨神们,还有所有在战斗中战死的战士的亡灵——英灵战士,会在那儿整装待发。他们将一齐迈向维格利德,最终一战的战场。

奥丁将是神族战队之首,他头戴金盔,身上的盔甲也闪闪发光。托尔就在他的身侧,手中紧握着妙尔尼尔。

当他们到达暴战旷野,最后一战就开始了。

奥丁对战芬尼尔,这头巨狼如今巨大到无法想象。众神之父手持长矛冈尼尔,直取巨狼。

托尔的脸上将挂着一抹微笑,他看到奥丁已经对上了那头巨狼,他将抽打他的山羊,疾速奔向米德加德的巨蛇。他的钢手套中握着锤子。

弗雷与炎魔苏尔特对阵。苏尔特的燃烧之剑剑身庞大,所及之处都会燃烧起来。弗雷骁勇迎战,但他将会是阿斯加德居民中第一个倒下的:他的佩剑和铠甲都不是苏尔特所持的燃烧之剑的对手。弗雷将含恨而死,对他很久之前为了得到葛德的爱,将自己的胜利之剑送给了史基尼尔追悔莫及。胜利之剑若在,他可能不必败。

战场上厮杀搏斗之声将震耳欲聋;奥丁英勇的英灵战士将和洛基邪恶的亡灵军队殊死一搏。

地狱之犬加姆会仰天长啸。它比芬尼尔要小一些,可仍然是所有犬类中最可怖的。它也逃脱了禁锢它的地下锁链,回到人间,来撕破战士的喉咙。

提尔试着阻止它。单手的提尔将和它搏斗,一个人和一只恶魔般的恶狗搏斗。提尔骁勇善战,可这场搏斗的结果是双双丧命。他们死时,加姆的牙齿正紧紧插进提尔的脖子。

托尔最终杀死了米德加德的巨蛇,一解他心中宿怨。

托尔用锤子砸开了巨蛇的脑门。这条海蛇的蛇头在战场上翻滚,他将向后一跃。

蛇头落地的瞬间,托尔离它足足有九尺之远,可那依然不够。这条蛇在死的瞬间仍然向雷神吐出了一口黑浓的毒雾。

托尔大声呼喊,随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被他手刃的怪兽毒死。

奥丁无畏地与芬尼尔搏斗,可这头狼比任何东西都更致命、更巨大。它比太阳还大,比月亮还大。奥丁把手中长矛插进它的嘴中,而芬尼尔一口下去,那长矛就被吞下了。它再一口咬下,仰头一吞,所有神中最睿智的众神之父奥丁也消失了。

奥丁的儿子维达,这位沉默而可靠的神,将目睹他父亲的死亡。维达将跨步向前,将他的一只脚踩进巨狼的下颚。

维达的两只脚是不同的。他的一只脚穿着寻常的鞋子,另一只脚则穿着一只造于时间之始的神奇靴子。它由所有人在做鞋的时候裁掉的皮革边角余料造成。

(如果你想在最后一战中支持阿萨神族,你可以丢掉你的皮革碎片。所有被丢掉的皮革碎片都会变成维达鞋子的一部分。)

这只靴子固定住巨狼的下颚,让它动弹不得。维达的一只手撑住巨狼的上颚,将它的嘴撕开。这样一来,芬尼尔也就死了,维达则会成功地为父报仇。

在最后一战的战场维格利德,众神将和冰霜巨人殊死搏斗,冰霜巨人和神都在这战斗中纷纷倒下。海拉的不死军队也将迎来他们最终的死亡,以尸体装点战场,而英灵战士的遗躯也将横在他们旁边,在那被冰封的大地上,他们都死了——这是最终的死亡,在了无生机的迷雾天空的那边,他们再也不能复生,再也不能站起来,再也不能战斗了。

洛基的战队现在只剩下洛基一个人还在浴血而战,他眼中透着疯狂,带着伤疤的嘴角却透出满意的微笑。

海姆达尔,彩虹桥上的守望者,诸神的门卫,也还未倒下。他将手持宝剑,满身是血地站在战场上。

在维格利德战场上,他们向彼此走去,踏着死尸、火焰和汇成小溪的血。

“啊,”洛基会说,“诸神的守望者,海姆达尔,众神被叫醒得太迟了。不过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倒地死去,难道不有趣吗?”

洛基会看着海姆达尔的脸,他在寻找破绽,寻找感情,可海姆达尔毫无表情。

“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,九母之子海姆达尔?当我被捆绑在地下、毒蛇的毒液滴在我脸上、可怜的西格恩站在那里用碗接着毒液的时候,当我在黑暗之中被我亲生儿子的肠子绑在巨石上的时候,能让我撑到今天的就是想象此刻,不断地在脑中想象此刻,在一切结束的时候,我美丽的孩子们将和我一起,为诸神和这世界带来终结。”

海姆达尔不发一言,可他会行动,他的剑狠狠地砍进洛基的战甲,而洛基也会回击,每一击都疾速决绝,不留余地。

随着他们的战斗,他们将想起,很久很久以前,他们似乎也这样大战过一场,那时候,世界还很简单。他们以动物的形态打斗,两个人都变成海豹,试图争夺项链布林辛斯。那是洛基奉奥丁之命从芙蕾雅那儿偷来的项链,而海姆达尔则从他手中夺回了项链。

洛基很记仇,他永远不会忘记对他的羞辱。

他们会继续大战,你来我往,刀光剑影。

他们会战斗,他们会死去,海姆达尔和洛基将受着致命伤,倒在彼此身边。

“一切都结束了,”洛基低语,他躺在战场上说,“我赢了。”

但海姆达尔会微笑,露出金色的牙齿,上面血迹斑斑。“我看得比你远,”海姆达尔将这样对洛基说,“奥丁之子维达杀了你的儿子巨狼芬尼斯,而维达活了下去;他的兄弟,奥丁之子瓦利也将活下去。托尔死了,但他的孩子曼尼和摩迪还活着。他们从父亲冰冷的手中取得了妙尔尼尔。他们力大无比,血统高贵,因而能够挥舞神锤。”

“这都不重要。世界正在燃烧,”洛基说,“凡人都死了。米德加德被夷为废墟。我赢了。”

“我能看得比你远,洛基。我能看到远在世界之树所发生的事情,”海姆达尔用尽最后一口气说,“苏尔特的火无法伤害世界之树,而两个人正好安全地躲进了伊格德拉西尔的树桩里。女人的名字叫利布,男人的名字叫利普特拉西尔[1]。他们的后代会重新遍布米德加德。这不是一切的终结。一切不会终结。这只是旧时代的终结,洛基,这也就是新时代的开始。重生总随死亡而来。你败了。”

洛基本来会回嘴说些刻薄又能刺痛人的话,可他的生命也已经流逝,随之流逝的还有他的机智聪慧、他的残酷无情。他将不再开口,永远不再。在冰封的最后一战的战场上,他将躺在海姆达尔的身边,身体渐冷。

现在苏尔特,那个在时间之初就已经驻足在那儿的燃烧的巨人,看着被死亡所覆盖的平原,高高举起了他燃烧的剑。响起了千座森林瞬间化作火海一般的声音,而空气本身开始自燃。

世界将于苏尔特的火焰中化为灰烬。肆虐的大海被蒸干。最后的火焰熊熊激怒、闪耀,最终熄灭。黑色的灰烬像雪花一样从天空洒下来,漫天飞舞。

在暮光之中,洛基和海姆达尔的尸体曾横躺的黑色的土地上,除了两堆灰色的灰尘,什么也不剩下了。晨雾和烟混合在一起袅袅上升。无论生灵的军队还是亡灵的军队,众神的梦想还是战士们的英勇,什么也没有剩下,除了灰烬。

在那之后,很快地,波涛汹涌的大海会横扫大地,吞噬所有的灰尘,所有曾存在的生灵都将被遗忘在没有太阳的天空之下。

这就是世界将如何终结的故事,在灰尘和洪水之中,在黑暗和寒冰之中。这就是众神最终的命运。

2

那就是终结。不过终结之后,还有事情发生。

从灰色的海水中,绿色的大地再一次浮现出来。

太阳已被吞食,可太阳的女儿会顶替其母,在她母亲以前的位置闪闪发光。这一轮新日会比以前的太阳更加耀眼炽热,它带着年轻和崭新的光芒。

生存下来的那一对凡人,利布和利普特拉西尔,将从那棵将世界连在一起的巨大梣树中爬出来。他们以绿色大地上的露水为食,他们相爱相依,繁衍出整个人类。

阿斯加德已经不在了,不过艾达华尔平原会屹立于阿斯加德的旧址,它绵延不绝,光彩照人。

奥丁的儿子们维达和瓦利将会来到艾达华尔。接着,托尔的儿子摩迪和曼尼也来了。他们两人一起抬着妙尔尼尔,因为现在托尔不在了,他们兄弟一起才能抬得起来。巴德尔和霍德会从地下世界重归,他们六个会坐在新的太阳散发的光芒中,聊起曾经的过往——记起曾经的神话,和如果再来一次他们该怎样做,来改变这个不可避免的结局。

他们将谈起芬尼尔,那头吃掉了世界的巨狼,还有米德加德的巨蛇,他们会记起洛基,那行走于众神之中,却并不属于众神的家伙,那个拯救众神数次,却也为他们带来最终毁灭的家伙。

而巴德尔会说:“喂,喂,看那是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曼尼问道。

“那儿,在草丛中闪光的东西。你看到了吗?那里,你看,还有一个。”

他们在长长的草丛中跪下来寻找,这些神就像孩子们一样。

托尔的儿子曼尼是第一个在草丛中找到这东西的,他一找到,就立刻知道了那是什么。它是一枚金色的象棋,众神在世的时候常常用这种棋子下棋。这枚小小的棋子是金子雕琢的奥丁,众神之父坐在高高的王座上:国王。

他们又找了更多的棋子。他们找到了握着锤子的托尔。他们找到了吹响号角的海姆达尔。奥丁的妻子弗丽嘉是女王。

巴德尔端起一枚金雕小人。“这个看起来像是你。”摩迪告诉他。

“确实是我,”巴德尔说,“这是很久以前的我,在我死之前,当我还在阿萨众神之中的时候。”

他们将在草丛中找到其他的棋子,其中一些赏心悦目,一些则并不好看。半截埋在黑色土壤中的,是洛基和他的怪物孩子们。那里还有冰霜巨人。还有苏尔特,他的脸全是火焰。

很快,他们凑齐了一副象棋所需要的所有棋子。他们将棋子摆放好,成为象棋对阵的样子:棋盘上是阿斯加德的诸神,对战他们的死敌。这个完美的午后,崭新的太阳光照射在金色的棋子上。

巴德尔会展颜一笑,就像旭日般光彩照人,他将低头,下出第一步棋。

[1]这两个名字原文分别为Life和Life’sYearning,分别指“生命”和“生命的渴望”。

关键词:

以上便是漫威英雄榜给大家分享的关于第16章 诸神的黄昏:众神最后的命运http://www.scctv.com.cn/article/news_587.html的相关信息了,更多漫威英雄资讯请关注漫威英雄榜!

上一篇:机会(CHANCE)
合作伙伴: